【凌李】小情歌07(abo设定)

※ABO设定,不喜勿入(明天没有更新)

※猴年马月到了,端午节快乐

※最近更文可能不固定,每日一更还要日完70张卷子无比困难啊……

前文请走→06

BGM:细水长流–王菀之

07

病房的门一大早就被推开,凌远提拎着个保温桶悠哉悠哉的走进来。

李夫人不在病房里,大概是去买早饭。李狗蛋睡得正香,一只胳膊压住眼睛。

凌远上前去把她的胳膊放下来,却看到白嫩的手背上有两个暗红色的针眼,大腿根嗖的疼了一下。

李狗蛋另一只小手揉了揉脸,眼睛就突然一下睁开,水灵灵的,好像还带了一层朦胧的雾气。

“凌叔叔。”狗蛋特别喜欢和这个叔叔呆在一块,他比爸爸有意思多了,会陪她看动画片,还给她讲笑话。

“叔叔给你煮了银耳莲子汤,你咳嗽的厉害,多喝点吧。”他把保温桶打开,舀出一勺汤盛进小白瓷碗里。

狗蛋听话的刺溜刺溜喝完了一碗。

凌远是第一次做这东西,他走的时候喝了一口,甜的发慌。可小孩就是喜欢甜的,尤其是小姑娘。

“烧也退了,不过等等还是要打针,叔叔先带着你去楼底下玩一会好不好?”听见答应了的声音,凌远给李夫人发了条短信,给狗蛋套上外套。

李熏然今天一大早就被队长打发来陪病号。

今天早上有人举报菜市场那有个嫌疑犯。队里有一个刚来的小伙子,姓赵。追嫌犯的时候不注意,自己绊了一跤,磕地上了。

“别跑!”赵警官一抬头,满地都是血。

嫌犯倒也让他给吓傻了,站着愣是没动,后面的刑警上去两三招就把他制的服服帖帖。

小伙子的脸看着是挺壮观,把队友都吓傻了,其实只是掉了颗牙,把嘴唇咬出了血。

队长看着他没有什么大事,转念一想这小伙子还没娶媳妇呢就破了相,就利利索索把他送医院去。一想李熏然没事,也顺道让他去看看她宝贝闺女。

大早上医院看病的,探病号的格外的多,李熏然想抄个没人的小道过去。

白色的长廊,脏了就变得灰不溜秋的。这种标志性的建筑物倒是哪都有,李熏然记得他高中教学楼前面就有一个。春天上面的紫藤萝特别香,夏天底下的小蚊子贼多。

他往前一瞅,就看见了自己家的那个熊闺女,抱着大名鼎鼎的凌远长乐呵呵的傻笑。

那个小赵警官不知道副队长家的狗蛋长啥样,还往前走。反应过来李熏然不动弹了,才说,“副队,走啊。”

“前有人呢没看见?”李熏然不想理他。

“哦,你说的是凌院长啊?”刚当上刑警还是干的三天两头往医院跑的活,凌远的大脸就在医院墙上挂着呢,他总不能连院长图片都没见过。

“凌远他是牙科的?”李熏然怕狗蛋看见他就跑过来,撤不了身。

“那……”小警官挠挠头,不知如何是好。

李熏然觉得有道小眼神看了过来。

“走吧走吧,从另一条道上过去。”

“你看,”李狗蛋戳戳凌远,“医院里也有穿警服的傻大个。”

凌远认出了李熏然,旁边那个小伙子他也见过几次。

“咱们上去吧,再不打针就打不完了。”凌远拍拍狗蛋的头。

“可是我不想打针。”狗蛋抱住凌远的腿,“以后就不打针了,可是我还想和你在一块。”

凌远神色微动,把她抱起来,“你怎么会想在医院待着,不要你爸爸了?”

“爸爸天天见得着,我都看腻了。可是我喜欢和你在一块。你和爸爸不一样,你和别人,都不一样。”狗蛋嘟嘟嘴。

“都会说小大人话了,”凌远笑着拍了拍她的小辫子,“头发松了,你自己不会扎,我等等上去给你扎小辫好不好?”

李熏然推开门,看着狗蛋老老实实坐在床沿上让凌远扎头发。

他本以为他俩还在院子里玩一会,没想到这么快就上来了,想必是凌远看见自己了。

狗蛋朝着窗户,背对着门,自然也看不见门口的李熏然。

“……我爸爸他可坏了,我赖床他就把我裹在被子里,打个卷儿扔到沙发上。”

“那可真是太坏了。”凌远说。

“还有,有的时候爷爷骂他,他看见我在旁边笑就偷偷掐我小指头。”

“以后你掐回去。”居然一本正经的出主意。

“……凌叔叔,你扎头发扎的真好,一点都不疼,也一定很好看。”

凌远微微愣了愣,“你在家里,都是你自己梳头发?”

“不是,是我爸爸,扎的又丑又疼,还特别紧;简瑶姐姐都笑话我,说我的眼尾都吊起来了。”

“哈哈哈。”凌远想象着她眼睛吊起来的模样。

“凌叔叔,我真想让你给我扎一辈子的头发,我不要我爸爸了行吗?”狗蛋一个不老实,抬起头来看凌远,“你告诉我你没结婚的,要不我长大了,我娶你?”

凌远笑的想和她一起坐下,可他手里还拎着一把头发,“这可不行,你是你爸爸的小情人儿……”

“副队,你咋跑儿童病房里来了?”门口说话的人是个大嗓门,整个屋里的人都朝门口看,都看见门口塞了俩长得挺精神的小伙子。

李熏然尴尬无比,“你你你,你怎么这么快?”

“牙医说了,我需要做手术,我定周六了,我正好歇班。”

“我真是谢谢牙医……”李熏然小声嘀咕。

“熏然?你过来了?”凌远给狗蛋绑好辫子,小声答应不把她说她爸爸坏话的事说出去。

“嗯,队里让我陪人来医院,我顺路来看看,”李熏然朝小赵瞟了一眼,“我妈呢?”

“奶奶她去买饭了,还不回来,肯定是又遇上老同学了!”狗蛋在病床上还不忘搭话。

“你好好躺着!多喝水!快点好!我上班去了!”李熏然扭头就走。

“躺好了,我去给你再接点水。”凌远笑着粉乎乎的小杯子。

凌远走到茶水炉前,刚要把杯子凑过去,觉得后面有人在拽他衣服。

挺有劲的,是个男人。难道是李熏然?

他回头,四目相对。

是那个邻床小男孩的爸爸。

“凌,凌院长……”男人的眼里有泪花在闪。

“怎么了?”凌远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儿子他,一直不好,又去查,是得了肝病,”男人开始变得哭哭啼啼,“今天听见护士说你是院长,是肝胆课专家,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院长……我媳妇今天早上知道了受不住,给送回家了……我,我……”

男人摆出一副要下跪的姿势,凌远赶紧把他扶了起来。

男人看着他的眼睛,有激动,有感激,还有绝望后的欣喜。

如果那个男人,他当年像这样一样。

像眼前的这个人,对他的儿子一样。

凌远紧紧的按住自己的胃。

“凌院长!”李熏然没走远,他出门的时候就觉得凌远后边跟的这个人不太对劲。

他打发小赵把那个男人送回病房,自己扶着凌远坐到附近的休息椅上。

“没事,没事。”凌远摆手,胃疼对他来说太正常不过,他不想让李熏然担心。

“你们医生也真够辛苦的,病人都累的够呛了,还要对付病人家属……”李熏然叹了口气,看见凌远这副样子,他心疼。

“你们警察不也一样?”凌远抬头看他。

李熏然也在看凌远,两人四目相对了一会儿,又都笑出声来。

“熏然,”

“……我们是不是见过?”

评论(19)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