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小情歌11(abo设定)

※ABO设定,不喜勿入 

※明天考试来攒一下人品 ,终于写到这一章了(´°̥̥̥̥̥̥̥̥ω°̥̥̥̥̥̥̥̥`)

※狗蛋大概放暑假了!

前文请走→总目录
BGM:小情歌–苏打绿

11

桌子上布满各类报表,空调的风吹过来,呼呼啦啦响成一片。

凌远疲惫的捏了捏鼻梁。 刚才凌欢拿来了几个桃子,说是护士站的小姑娘们买多了吃不了。他还没来得及吃。

桃子的清香弥漫整个屋子,他贪婪的吸吸鼻子。 像那个人信息素的味道。

在高强度的工作下,一有时间,他仍然会想起那个夜晚,即便已经过了许多年。Omega发情的气味充斥整个巷子,那人失控的呻吟溢出嘴角……凌远捂住耳朵,他最近越发的容易想起这些东西。 

他怕自己发疯,他本来就应该是个疯子。

“唉……”他叹了一口气,用水果刀割下一小块桃子塞进嘴里。 

“嘟——”调成震动模式的手机在桌子上发出一声闷响。

凌远无奈的接起:“喂?” 

“院长,今晚上公安那边的李局摆了一桌,刚才打电话问过来,您今晚上有时间吗?”

“李局……?”凌远一时没想起来。 

“就是那个老刑警啊,儿子也是刑警的那个。哦,李公子好像也要去,带点私人性质了。”

李熏然的影子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

“哦……我晚上没事,答应吧。叫上李睿。”

凌远回家换了套西装,打好领带,对着镜子看了半天。

出门的时候突然想到李熏然那对圆圆的大眼睛,认真的时候看着自己,眨巴眨巴,荡的出水来。

他又踱进洗手间洗了个手,一抬头看见自己笑的满脸是褶子的傻样。

一日不见, 如三秋兮。

“爸,我穿这个行吗?会不会太休闲了?”李熏然拍拍腿,站在客厅里。

“谁管你,”李局长扫了他一眼,继续给狗蛋削苹果,“不过我告诉你啊,今晚上你那个王叔可是带了他女儿去的,未婚,挺秀气的。你看见哪个姑娘顺眼,倒是抓紧行动啊!”

狗蛋摆摆手:“我不要后妈!”

凌远去的时候,人基本都到齐了。连李睿那个臭小子都来了。

他自我怀疑的看了一眼表,自己还提前来了十五分钟。

李局长走过来,拍着比自己高一头的凌远的肩膀说客套话,凌远有条不紊的寒暄,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他最擅长的。

李熏然笑着走过来,走到凌远跟前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

“熏然啊!”李局长回头叫着李熏然,“前阵子那点小事可真是麻烦院长了,你还不快谢谢。”

“谢谢。”李熏然摸了摸耳朵。

“嘿,让你谢,你还就真说谢谢……熊孩子,去自己座上坐着去。”

还真是哄孩子啊。凌远笑着看着这爷俩。

李熏然“哦”了一声,朝饭桌走过去。

“唉对了,你们附院搞得那个杏林分部……”李局长把李熏然忽悠走了,又开始拉着凌远叨叨。

凌远认真的点着头听,又感觉有人在看他。他抬起头来,李熏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身子来,静静地看着凌远。

李熏然突然用力的眨了下右眼,唇角飞快的勾了一下。

凌远盯着一桌子菜,真正在脑子里的,还是那个勾唇和眨眼。他偷偷瞄向李熏然,李熏然正和他旁边李睿的聊的正欢,好像在说警校时候的事,神采飞扬的。

“凌院长,这杯我敬你。”旁边一位老民警的声音响起来,凌远赶忙集中注意力。

李熏然和李睿停止了聊天,也端起酒杯来。

“叮”一条信息的提示音,凌远摸过手机。

“你胃不好,怎么还这么能喝?”李熏然发来的,关心的问候。

凌远学着李熏然的样子,勾勾嘴角。朝着李熏然对口型:待会儿告诉你。

酒过三巡,李局长有了些醉意,李熏然见时机成熟,赶忙对亲爹说:“爸,队里突然有点急事,我的回去一趟。”

李局长满脸通红,“去吧去吧,别耽误了事儿……干我们这行不容易……开车小心点,别碰见交警叔叔……”

李熏然舔了舔嘴唇:“行啦,队里有人来接我。你少喝点,别喝啥了惹我妈不高兴还怪罪我。”

李熏然拿上外套,又突然转过身来,朝凌远调皮地眨了下眼睛。

凌远瞬间全明白了,这个大忽悠哦。

一群老头喝起来就是没数,特别还是几个老警察,越喝越猛。

凌远接了个电话,站起身来:“不好意思,我负责的一位病人出了点紧急状况,我现在就要赶回去,不好意思了各位。”

李局长也明白医生这个职业的特殊性,叹了口气:“去忙吧,现在的孩子啊,对工作上心,是好事。”

李睿努努嘴,这个臭不要脸的,最近哪有负责的病人?

凌远走进停车场,一眼就瞟到了李熏然那辆白色的奥迪,敞着个门。手机映出来的影子摇摇晃晃打在玻璃上。本来就挺扎眼的,李熏然在里边更扎眼。

“熏然。”凌远走过去,敲了敲门,把李熏然吓了一跳。

“我我我我去你吓死我了,你走路怎么没声儿啊,”李熏然的手机掉在腿上,“手机要是又摔了我这个月就要换第三个手机了。”

凌远挑挑眉,“我猜那个一定是摔坏的。”

“你猜对了……我洗澡的时候狗蛋玩我手机还拿着一个苹果,突然打了一道雷,她吓得手机直接给我甩墙上了,苹果攥的严严实实的……”李熏然痛心疾首的谴责着狗蛋。

凌远笑笑:“李警官这么着急把我约出来,是想去哪?”他抽了抽鼻子,好像闻到一股上次李熏然喷的抑郁剂的味道,“准备的挺充分啊。”

“酒吧!”李熏然瞪他一眼“上车!为了等你,我要被蚊子咬死了!”

说实话凌远是第一次来酒吧。从小就被教育不能来这种地方,况且家里也有酒,没必要跑来这种吵吵嚷嚷的地方喝东西。

光线有点暗,强烈的光束还不时打过来,他有点不适应。

服务员走过来,是个漂亮的小帅哥,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信息素的味道。凌远有些尴尬,无助的瞪着李熏然。

李熏然看着凌远,“噗嗤”一声笑出来。

“啤酒,一杯啤酒,那位先生不喝酒。”

小帅哥匆匆记下,转身走的时候朝凌远比了个飞吻。

凌远死死的盯住李熏然,“你把我带来这种地方?”

“没,没有哈哈哈,这样的服务生我也是第一次见。”

凌远“哼”了一声,突然看到舞台中间有个画着浓妆的姑娘在唱歌,头发染的黄黄的,穿着超短裙却还是露出大粗腿。

“俗。”李熏然一个字点评。

凌远乐了:“那什么样的不俗啊?”

“你这样儿的。”

凌远往后靠在椅子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李熏然,看的他背后毛毛的。

“你故意的。”凌远终于发话。

“噗嗤,”李熏然没忍住,“我要是有意,像刚才那小哥一样直接放信息素不就得了吗?”

凌远又“哼”了一声,“你声音好听,唱歌也一定好听,不上去露一手?”

“你耳朵要是能享得起这个福气,我就敢上去。”李熏然倒是大方。

凌远没说话,抬了抬下巴。

李熏然边走边朝他看,切,死傲娇。

李熏然上去和乐队老师简单的聊了几句,就接过了麦克风,还嫌不够,非要搬个凳子坐中间。

他肯定不是第一次上去,凌远想,上次指不定带哪个姑娘来的。

李熏然今天穿的简简单单的,白体恤牛仔裤,嫌空调吹着,套了个牛仔外套。一副学生打扮。

不知道怎么带着狗蛋出门的,别人肯定会认为是一个不靠谱的哥哥带着妹妹出来。

凌远被自己的想法逗笑,背景音乐响起来。

李熏然清了清麦:“这首歌,送给今天一起和我来的朋友,”底下女观众的呼声盖过了背景音乐,“以及,我的女儿。”

凌远听见了一片哀嚎。

李熏然站在舞台中间,舔了舔嘴唇,朝看台下的凌远笑到:“祝他们幸福。”

“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唱着人们心肠的曲折 ……”

凌远静静地看着,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 我想我很快乐 当有你的温热 脚边的空气转了 ”

或许他其实一直知道。

“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唱着我们心头的白鸽 ”

或许这首情歌在酒吧的环境里唱太过突兀,也可能是李熏然唱的好听,全场居然都静静的。

“ 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 我会给你怀抱”

李熏然调皮的眨了下眼睛。

“受不了看见你背影来到  写下我度秒如年难捱的离骚 ”

他终于找到了人群中的凌远,凌远的表情傻傻愣愣的,他的尾音忍不住上扬起来。

“ 就算整个世界被寂寞绑票  我也不会奔跑 ”

你要一直在我身边呀。

“ 逃不了最后谁也都苍老写下我时间和琴声交错的城堡 ”

凌远再也忍不住的站起来,大声地朝着舞台中央的李熏然喊:“李熏然!我,爱,你。”

背景音乐还没停,李熏然笑眯眯的看着那个穿西装的傻大个,站起身来:“我也是
。”

李熏然不管有那么多人看着,冲下来,一跳就挂在了凌远身上。长长的手臂绕着凌远的脖子,把额头抵在凌远脑门上。

凌远想起来这个动作有点熟悉,可他不想去回想,扬起脸,嘴唇紧紧抵在李熏然的薄唇上。

“滚下来,你要重死了,我的小白鸽。”

评论(34)
热度(183)
  1. 猪果是只大胖淘子猪果是只大胖淘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杂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