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从前和以后,一夜间拥有,难道这不算,相恋到白头。”

其实这段文字是在我熬夜看完十九章以后就开始编辑了的,希望不要嫌弃(〃'▽'〃)

花式表白 @谧是一朵精分白莲花 

很久以前朋友对我说她曾经看到过一句话,大体意思是说:当再遇上一个喜欢的人,不是心动,是心有余悸。

赵启平在遇到谭宗明的那一刻,或多或少都有些心动,一个成熟的男人,品味不俗,又那么欣赏自己。

可是他不敢放开自己,他怕自己受伤。

在感情上受挫的人通常不是越挫越勇,而是更加脆弱。

我没谈过恋爱,对爱最长久的坚持是一场维持至今的暗恋。

“或许喜欢吧,但是也很可能是喜欢一个虚设的他”

“有你美化的成分,有你幻想的成分”

这是谧女神和我的一小段聊天内容,看完这两段我就哭的稀里哗啦了。

我对于我喜欢的男生就是这样,三年间零星的、连招呼都不打的见面,再加上一年多没见,我仍然经常梦到他,要说喜欢,他也并没有值得让我喜欢的东西。我喜欢的那个人,真的就是我幻想中的镜中花。

赵启平对庄恕或许就是如此,说到底,本质仍旧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暗恋。哪怕自己曾经深深地受到过伤害,哪怕自己怨他,恨他,他仍然是云上城楼。

哪怕不堪,却是最美好的。

谭宗明对赵启平而言,是救赎。

可他怕受欺骗,只能选择用最原始的方式来隐藏自己。

两年前,出乎意料的有一位男生向我表白。当然我现在对好友说起来总是说他是虚情假意,但事实我也知道,他对我的每一份好,都是实实在在的。

周围的朋友都告诉我,说我不应该去追求不切实际的念想,让我珍惜眼前。

我做不到,是真的做不到。我甚至认为自己已经丧失了喜欢一个人的能力。

大多数的暗恋是注定没有结果的,人是懂得保护自己的动物,我也想放弃,可是割舍不掉。

赵启平对庄恕或许也是如此,他对庄恕早就没有了爱情,可依然记得他。

他可能只是习惯了爱着庄恕。

他爱谭宗明,但决定付出真心的那一刻,或许还是见到了在感情面前一丝不挂的自己。

看了最后那句多年以前两人共同哼唱的歌,去补了《白发魔女传》。练霓裳爱的太过决绝,一念白头,还是眼眸里的星光如初,终究是为了一个人。

赵启平的小菜白粥,还是独自拥抱迪拜的月光,终究也是为了谭宗明一个人。

万幸的是,故事的最后这个人没让他失望。

入圈小半年,写长评还是第一次。

看过的虐文也不少,唯独这篇给我的感觉不一样。就像谧女神自己说的,并不是为了虐而虐。这种感情恰好是最打动人心的。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就比方说,我在看到赵启平面对庄恕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是那张我承载着我七年暗恋时光的脸。

戳人心啊。

最后,在彼此共同陪伴的岁月里,希望有某一个早晨,谭宗明和赵启平在餐桌前面对面坐着。喝着白粥,就着小菜。

电视机里传出很多年前,在林荫路上,饭局途中,共同听过的一首歌:

“从前和以后,一夜间拥有,难道这不算,相恋到白头”

评论
热度(35)
  1. 猪果是只大胖淘子猪果是只大胖淘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杂物

© 猪果是只大胖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