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凌李】《小情歌》番外②(abo生子设定)

※ABO设定,不喜勿入。番外是在所有时间线完成以后发生的故事(院座已经知道狗蛋是他娃了)

※热度不多粉丝却长得刷刷的……都在惦记着500fo的肉吗_(:зゝ∠)_以及上条lo一群评论想看打架的什么心态2333

※听完了kk的《一次就好》,以前大概是听过几次的,一开嗓瞬间想起了熏然和狗蛋啊……

“想看你笑  想和你闹  想拥你入我怀抱  上一秒红着脸在争吵  下一秒转身就能和好  不怕你哭 不怕你叫  因为你是我的骄傲  一双眼睛追着你乱跑   一颗心早已经准备好”

分明就是然然写给狗蛋的情诗嘛。

所以本次BGM:一次就好–王凯

01

李熏然敲敲狗蛋房间的门:“宝贝儿,今天晚上爸爸陪你睡。”

02

其实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凌远的的生活方式就是完完全全的老干部作风,大热天喝热茶,而且绝不开空调。

李熏然沮丧着个脸:“你喝热茶热的是你自己,不开空调你想让我热死?!!”

“立秋了,开空调容易着凉,”凌远把热茶往他跟前一推,淡然道:“心静自然凉。茶也是去暑的。”

“没法过了,”李熏然边搅着绿豆汤边朝着凌远嚷嚷,“这日子没法过了。”

03

喝了一晚上绿豆汤也没见着一丝凉气,在李熏然喝撑了去上完第三次厕所的时候,推开了狗蛋的门。

凌远怕女儿热着,全家只有这一间屋子装着空调。

“我滴个傻闺女嘞——”

屋子里的空调轰轰的响着,床上的小姑娘裹着条后厚厚的被子在床上摊着,像条大虫子。听到那个跟她不对付的爹的声音,嘴还吧唧了一下。

“……存心想冻死你爹”李熏然一身汗,从床上摸索出了空调的遥控器,“嘀嘀”的调高两度,然后跌到床上。

狗蛋的床是单人床,比以前房子里的那个还小。睡一个小小的她绰绰有余,可再塞一个一米八的李熏然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李熏然抱着她,冷风吹的他背脊凉凉的。

其实狗蛋醒了,从李熏然调空调的时候就醒了。李熏然出了一晚上汗,一抱她,她就再也忍不下去。

“略……你好臭啊……”

好在他一沾床就睡得跟猪一样,狗蛋扇扇鼻子,轻巧地在李熏然怀里翻了个身。

04

李熏然醒了。

他睡得挺憋屈的,腿脚都伸不开。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个半大不小的熊孩子。

“心疼心疼你爸爸吧……”他把毯子扔地上,再把狗蛋扔下去。

李警官这一晚睡得挺舒坦的。

05

结果是第二天俩人齐刷刷的感冒了。

凌远端着一大早泡好的热茶:“空调伤人啊……”

李熏然用舌尖勾了点凌远的热茶:“那也是你不让我开我才去她屋里吹空调啊。”

“爸爸,罪犯李熏然还有一件事没说,”狗蛋说,“他把我扔地上睡了!”

凌远看着李熏然笑笑,李熏然叹了口气,“老凌,看见了吧。自从她知道以后,就管你叫爸爸,连名带姓叫我李熏然了……”

小李警官和他的女儿狗蛋达成了共识,两人交换房间——房间的附属物品:凌远和空调。

李熏然开心地冲完澡闯进空调房,灯突然全都灭了。

“别怕,别怕。”听得出是凌远安慰女儿的声音,“今天物业发短信了,说从十点停电到明天早上。今晚我陪着呢,别怕,快睡吧。”

狗蛋在黑暗中挥舞双臂:“要爱的亲亲‘吧唧!”

“吧唧。”

06

李熏然自己一个人闷在屋里,心里无比憋屈。他摇晃着一把蒲扇,扇过来扇过去都是热风。这把扇子是有来历的,用了很多年,他也没舍得扔。 

那年女儿出生,气管不好。

李熏然想开空调也没办法,一打开空调她就咳嗽,边咳嗽边哭。

他心疼,就硬挨了两天。

等到第三天的时候,她的背上开始长痱子。又痒又像针扎,又开始哭个不停。

李夫人心疼孙女,也心疼儿子。他从小到大连孩子都没抱过,就突然开始一把屎一把尿的养闺女,经验都是自己一点点琢磨出来的,太辛苦了。

“熏然,我跟她睡一晚上吧,照顾孩子太辛苦,你又不太会。”

“不用,你跟我爸明天还上班呢。你看你总这么操心,我总不能让你一养养一辈子啊。”

屋里的小孩又开始哭,她已经会叫“爸爸”了。一哭整个人都挂在李熏然身上,甩都甩不掉。

“别哭,别哭,狗蛋蛋,爸爸抱着你呢。”他把她搂在怀里,一大一小两个人黏黏地粘在一起,出了一身汗。

可李熏然的心是凉的。

他有时候也会特别恨那个alpha,如果没有他,女儿就不用遭这么多罪;可他更多的时候还是爱他的,如果没有他,就得不到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乍一听有些矛盾,可爱里的哪一件事不是矛盾的呢?

07

李夫人下班后陪楼下小卖部阿姨聊了会天。年轻的时候聊孩子,老了聊聊孙子。女人间的话题总是有的。

要走的时候瞅见老板娘手里的扇子挺好的,她在对面扇,自己都能受得到。

“老孙呀,你这扇子还有吧?”

“有有有,”她从售货架上拿下两把,“拿着吧,别给钱了。快回去给你孙女扇扇去。”

推开门的时候李熏然在沙发上瘫着吃苹果看动画片,狗蛋在毯子上爬来爬去。

看见奶奶来了,慢悠悠地爬到门前,张开小手“抱,抱。”

然后没坐稳,一头栽到地上。

李熏然眼皮都没眨一下。

“妈,你回来这么早啊?”等他反应过来了,把苹果一扔,再把狗蛋抱到自己腿上。

李夫人哭笑不得,“我不在家,你就是这样看孩子的?”

08

李熏然一只手搂着她,另一只手腾出来扇扇子,凉风自己一点也没受着,可这小家伙惬意地翻了个身。

“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

偶尔困意袭来,扇子就不听使唤的落到自己身上。可狗蛋的精神头很足,小孩睡觉时间本来就不规律。

李熏然一停,她就用小拳头打打他,“爸,爸。”

他捏捏狗蛋的小脸,又把扇子摇了起来。

09

凌远把女儿哄睡着了,就过来找李熏然。

现在外面在下雨,打开窗子就很凉快了。他在床上躺了下来,纠正李熏然缩成一团的睡姿——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可在经历那个事情之后,越发的对人有防备。

有时凌远碰他,他也不同意。凌远不怪他,人本来就是一种会自我保护的动物。

凌远恨那个人恨得牙痒痒,可一看李熏然的样子,就都烟消云散了。谁说的爱比很更长久,真的是这样的。他愿意等他慢慢恢复,然后走过漫漫人生。

凌远看到他额角沁出的细密的汗珠,就把他身子底下压着的蒲扇拿过来,慢慢给他扇风,哪怕一直到老来蹒跚,他都不怕。

“熏然。”

总有人说他们是火速恋爱闪电结婚,哪怕有个孩子,也太快了。凌远有时候觉得也这样。

他以为自己只有恨了,可爱原来是一直在的。碰巧遇见了他,压抑太久的爱意就如洪水猛兽一般把自我封闭的匣子冲散。

以前妹妹总跟他说有种爱情,叫“一见钟情”。 过去他总觉得自己不会再爱了, 可他他在医院看见李熏然的瞬间,就懂得了这个词的含义。

熏然,来一场天荒地老的爱情吧。

10

其实这样说也不对的,他们明明在很多年以前,就相爱过一次。

评论(42)
热度(152)
  1. 猪果是只大胖淘子猪果是只大胖淘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杂物

© 猪果是只大胖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