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一碗定情(一)

00

“师傅,馄饨,大碗的。”今天医院里没什么事,凌远时隔多年终于又体验了一把准点下班的爽快。

……准点下班的人可真的不多,凌远往嘴里塞了个馄饨,皮薄馅多。

这时候身边有阵风划过,他抬眼一看,一个穿着灰色衬衫的小哥,神色匆匆,步履如风。

“师傅,您再看看,真的没印象吗?”灰衬衫真的挺着急的,“监控录像最后拍到他,就是从您着走的。”

馄饨店老板也挺急的,这小子咋这么难对付,“兄弟,我真忘了,我一天店里这么多人,这两天我也就记住你了……”

灰衬衫泄了气,揉了揉肚子像是饿了,“

……那给我来碗馄饨吧,大碗的。”

凌远乐了。

人渐渐多了,灰衬衫懒得选地方,直接坐到了凌远面前。“我坐着儿吧?”

凌远砸吧砸吧嘴,“那你坐着儿吧。”

“……真羡慕你们这些人,这是我这个月来第一次准点吃饭。”他嘟嘟囔囔的。

凌远觉得他可爱,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你是……警察?”

“刑警!”他抬起头,汤汁儿溅到衬衫领子上,得亏是灰色的。

精神饱满斗志昂扬,像只威风凛凛的小狮子。

01

第二次见灰衬衫是隔天下午,在医院。

涉及刑事案件,医院又是公共场合,刑警队长亲自来显得格外重视。

凌远有些胃痛,挂了电话,匆忙从一堆材料下面摸出一包胃药,嘴唇触到冰凉的杯子沿儿才知道又没水。他皱了皱眉头,大口嚼了嚼,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吃健胃消食片。

凌远一出电梯口就看到他了,站在人群中,穿的还是昨天那件灰衬衫,混在人群中不起眼。可一抬头一双大眼睛露了出来,亮亮的。

凌远眼神好,还看见了他领子上的那一点油渍。

他也算和刑警队长有点私交的,客套话说完了队长也就走了,灰衬衫留了下来。

他有些僵硬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警察证:“李熏然。”

凌远笑着伸出手:“凌远。”

凌远突然再想请李熏然吃一顿馄饨,精肉的。

02

案子破的很快,不能不说没有凌远的一份功劳。

李局长替李熏然请了一顿饭。

李熏然这次又穿了一件灰色衬衫,不过不是同一件,这件的袖扣上有花纹。凌远不观察一个人,被他仔细观察的人要么是他的敌人就是他的猎物——敌人也是猎物,蛰伏,观察,一招毙命。

“年轻人好哇,”李局长拍着凌远的肩膀,“不像我们这一辈的老骨头,思想都跟不上了。小远搞得那个叫什么改革就很好。年轻人做点什么,总是要支持的。”

凌远感激地笑笑,“叔我敬你这杯。”

李熏然始终没什么表情,这一切世俗功名,好酒美人的,好像根本与他无关,也不适合——到了他身上,他也不躲开。

不食人间烟火,好像用在他身上也不合适。

哎呀,怎么也不对。

凌远想,怎么也不对。

03

李熏然对凌远很感兴趣,坦白说,他不太敢相信前两天喝馄饨喝的心满意足的准点下班族,怎么今天就摇身一变成了举手投足之间风度翩翩的海归院长。

李熏然迫切的想了解他,跟他交流,或者审讯他,告诉自己想知道的。

他趁着大人聊天悄悄发问:“凌院长……你们医院,都是准点下班?”

“我希望是,”凌远擦擦嘴巴,没想到李熏然的第一个问题就如此跳跃,“怎么,想改行了?”

李局长瞪李熏然一眼:“熊孩子!问啥暴露智商的话!”

凌远打圆场:“其实我刚刚想问,李副队的衣柜里,是不是一水儿的灰色衬衫。”

李熏然满脸通红,“改,改天我请你,吃,馄饨。”

04

按理说男人到这个岁数做个这种梦也算正常……也不算正常,这都到了有孩子的年
纪了。

凌远揉了揉眼睛坐起来,去洗手间捧了一把水兜头上。

梦里铺天盖地都是他的气味,还有一件灰衬衫。



评论(18)
热度(120)
  1. 猪果是只大胖淘子猪果是只大胖淘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杂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