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知乎体】什么时候让你觉得不是你亲生的

※ABO设定,《小情歌》番外

又名:爸爸们的虐狗日常(狗蛋视角)

dog egger,虐狗的狗

—————————————————————————————————————

我从来没觉得我是爸爸们亲生的。

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有俩爹,一个alpha爹一个omega爹。本人性别女,叫李狗蛋。

先扒一扒我那个omega爸爸。

职业是警察,刑警。听起来高大威猛帅气,其实是一个看见吃的就两眼放光的偶尔喜欢撒个娇卖个萌的——可爱多。

长这样↓

很可爱是吧?但是——我是女孩子啊!!!居然给我起个这个名!而且他都特别喜欢当着外人叫我!有一天我忍无可忍:“别人小名儿都挺可爱的啊为什么我偏偏叫这个”

他扑棱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养活啊。”

什么破理由!你明明是剥夺了你女儿从名义上变成小公主的权利。

我人生中的前七年只是和他生活在一起,那时候小,看见别的小姑娘拉着妈妈的手吃冰激凌,羡慕的不行。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拽拽正在吃着糖葫芦的爸爸:“我妈妈呢?别人都有妈妈和冰激凌的。”

“你妈?你没妈,你怎么可能有妈呢……”他吞下最后一口糖球,“大冬天吃冰激凌拉肚子!不可以吃!”

那你tm倒是把我的糖葫芦还我啊!说好的只吃一口呢???你连吃两根不倒牙啊!

后来我才知道我错了,一家人出去逛街,这货能连吃三根不倒牙。

我的另一个爸爸是一名医生,最近刚过了四岁生日,我送给他了一只小熊

凌爸爸在医院工作,官大但貌似是个受气包。对我还算比较仁慈,起码没向某人一样坑我,不过在我的童年时光他缺席了很久。

至于他为何迟迟未出现,具体原因我不清楚,他俩不主动跟我说,那我也没有去问的必要。

等等那我是未婚先育来的?

……我还是相信成熟稳重的凌爸爸不会干这种事的。

说起来他俩能重逢还是归功于我。

那天我发烧——一般的发烧糊弄着也就过去了,可唯独对那次印象深刻。

他背着光站在窗户跟前,看不清楚脸,我慌乱的心却立马平静。

我打针害怕,他就抱着我,把我哄睡着。可能是因为有一个当警察的爸爸,我对陌生人的防备心很重,碰我一下我都不愿意。

可我竟然愿意让一个陌生人抱着我,在我最脆弱不堪一击的时候保护我。

有一种说法是:很多时候人做一件是通常是没有理由的。

我不认同,那些找不出理由的感觉,大概都是源于爱吧。

凌爸爸偶尔也会幽默一把,比如他送我上学的时候。

“狗蛋儿啊,接下来的路你要一个人走下去,而我……”

“爸爸爸爸爸爸你要干啥你别吓唬我。”

“我坐车。”

……我真的谢谢你。

我周末的兴趣班很多,平常没事下个五子棋的话琴棋书画就全了。我很感动,觉得爸爸们对我真好,开拓视野,增加自己各类知识的储备量。

可渐渐的我觉得不对劲,是因为有一天晚上我路过他俩房间。

李爸爸:“哎呀,我还寻思着这两天为啥小偷多了,过两天原来就是八月十五了……我们单位也不发发福利。”

凌爸爸:“是啊,狗蛋兴趣班都停课了,老师也要过节。”

李爸爸特别惊恐:“啊?我本来还想明天送她学钢琴的时候去琴行旁边的糕点铺买点五仁月饼呢!那的特别好吃,都要抢的。”

凌爸爸:“唉,你还是想想把狗蛋扔哪吧,好不容易有点空,本来想要要和你过二人世界的。”

等会儿!凌爸爸,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小棉袄小火炉小情人儿吗!你怎么从来都不约我!

由此可见这两个人是如此的——卑鄙!无耻!下流!

昨天是平安夜,两个爸爸肯定出去浪了。我一个人在寒风中站在少年宫的门口,等了四十多分钟。

老师看见我很可怜:“狗蛋儿啊,进来等吧,给爸爸打个电话。”

……等等老师你是听谁这么喊我的。

我打了五分钟的电话没人接,我心血来潮在小教室里补完了一个月的乐理作业,等到晚上七点。

这时有个急匆匆的黑影跑过来,带着一股爆米花味儿:“狗蛋,回家了。”

我一见他就来气:“你俩早干什么去了!让我在这里长蘑菇不好吗!”

“我俩出去看电影来着,这不,”他耙耙头发,“这不忘了你在这嘛……”

你!们!有!没!有!搞!错!

我是你们的亲闺女啊,怎么总是搞得像捡来的!

今天圣诞节,现在这俩人一定在客厅里你侬我侬

↓这样

他们每天都有秀不完的恩爱,每天的我都是没被他们坑死的我。

最后祝大家!圣诞!快乐!

🎄🎄🎄🍎🍎🍎

评论(31)
热度(290)
  1. 猪果是只大胖淘子猪果是只大胖淘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杂物

© 猪果是只大胖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