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凌李】小情歌18(abo生子设定)

※ABO设定,不喜勿入

18

今天凌远心情不错,导致的结果是整个附院都一片春光明媚。

韦三牛戳戳李睿:“这小子讨着媳妇了?”

李睿白他一眼:“我上哪知道去。”

“八成错不了,”韦三牛拍拍李睿的肩膀,“你小子谈恋爱就这神气样儿。”

李睿耸耸肩。

凌远整理了下明天的会议材料,突然记起自己忘记吃药。什么事能让自己乐成这样,都忘了疼了。

他把药塞嘴里,伸手去够杯子——有水,可惜是凉的,一口换下去整个胃都冻住了。

其实他是一个很不懂得照顾自己的人。可他突然要学会照顾别人,去恶补这些年错过的,“照顾”家人的方法。

这个想法熟悉又生疏。上一次“照顾”别人的记忆还停留在母亲身上。自己每天担惊受怕,却又不愿意结束这种复杂的情感,孤独无助,偷偷躲在被子里哭;而这次他更觉得是一种责任,需要你照顾的人还这么小,她还没有长大。

“狗蛋喜欢吃什么?我下班带回去。”

“我在床上难受一天了你不问我想吃什么居然问那个熊孩子?????”

“那你喜欢吃什么,我顺带给你带回去?”

“……”

“?熏然你怎么了?”

“她中午不回家以及我想吃你们附院出屁股门左拐小巷子里的竹筒粽子!黑米的给我买五个!”

好一个顺带,李熏然把手机撂脑门儿上,看看面部表情要多大手机才能掉下来。

这个狗蛋,生下来就是和自己争宠的。妈不疼了,爹不爱了,青梅也叛变了。好不容易找了个人高马大颜值高的男朋友,又被拐跑了。

这姑娘以后要是个omega——该有多少人喜欢她。

李熏然吃完药竹筒粽子在沙发上躺着吹空调。

“别直着吹,发情期没过,又想感冒?”凌远收拾盘子,他不敢乱吃东西,回家乖乖下了一碗面条。

“……热”

凌远放下盘子:“怎么着,想让我给你消暑?”

李熏然脸上的红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蔓延到脖子根。没想到稳重又沉默的人突然说出一句情话,还会这样让人受不了。

他埋下头,清清嗓子:“咳咳,对了,既然你这么喜欢我家狗蛋,放学你去接她……屁股门儿那有个石牌坊,她在那等着。”

“好,下午又会要开,我尽量不让她等太久。”

“接头暗语是‘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感情你们家以前搞地下情报工作的……”

周一例会居然提前半个小时结束,大家算来算去,原来是院长的发言时间减半了。

韦三牛指着凌远提着笔记本匆匆离去的背影:“我就说!肯定有事儿!”

凌远开车开的飞快。他不想让她多等一分钟。

小时候没人来接他,他总是觉得身边的同学抱着爸爸妈妈的胳膊回家格外神气。

我是她爸爸。他想,我得让她神气一回。

“小兔子乖乖?”

“不开不开就不开哭着求我我也不开!”狗蛋从石碑后面冒出脑袋。

餐桌前的的时光都是美好的,凌远从小就知道珍惜。只有在家里餐桌上没有争吵,没有功名利禄;只有温暖和美好。

“我妈是山东人,”凌远说,“他们那有个地儿叫莱芜。”

李熏然一直认认真真的嚼馒头,好不容易抬头看他一眼:“莱芜?有次办案子我路过那。”

“莱芜人说话有个特点,每说一句话前面都要加一句‘俺莱芜有‘特逗。”

李熏然眨巴眨巴眼。

凌远朝他笑:“俺莱芜有啊——”

李熏然还是眨巴眨巴眼眼:“然后呢?”

凌远笑着摇摇头。

“就是I Love you 了!”狗蛋忍不了了,“I Love you!”

评论(27)
热度(126)
  1. 猪果是只大胖淘子猪果是只大胖淘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杂物

© 猪果是只大胖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