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凌李】一碗定情(汤圆篇)

🐤元宵快乐!!🐤

李熏然自从知道自己是个omega之后,就迫切的想知道自己的气味。

李夫人告诉他:“不要着急嘛。”

李熏然更苦恼了:“我能闻到味道!可是我不知道是什么味儿!”

李夫人挠挠脑袋:“那……你早晚会知道的!”

人民警察没有假期,尤其这两天,小偷回家过完年又重出江湖。

忙还不是最痛苦的,问题是前两天车还让人给蹭掉了漆。

“我坐公交就成!您和我爸不用管我,我多大人了,上个班还让你们操心啊?”

李熏然上车比较早,越到后面大妈大爷越来越多,李熏然从小就是一愿意扶老奶奶过马路的热心孩子。他亲切的拉着老奶奶手,扶她到自己座上。

“小伙子,你心可真好,做什么的?”

“啊?我,我警察。”

车上一群老阿姨来了兴致,“警察好啊,有对象了吗?有小孩了吗?”

李熏然被拉着手拉的不自在,不是都正月十五了吗,怎么又像是回到了七大姑八大爷围着问七问八的大年初一。

李熏然怕了,晚上故意在办公室磨叽了一会避过晚高峰,李夫人电话打了第三遍,催他快点回家吃汤圆。

“不就一汤圆,什么时候不能吃啊?我这还有案子呢,您和我爸先吃,别等我。”

李夫人转头对李局长指指点点,我让你让他考警校当警察,回来吃个团圆饭都吃不了。

李局长很委屈:“人民警察,为人民嘛!”

凌远今天故意没开车,他知道今天出来凑热闹的人肯定不少,说是看花灯,看的就是人人人人人人花人人人人人人灯人人人。

他没怎么坐过公交车,又脏又吵,他怀疑车厢前面那几个老阿姨天天定点上车,就是为了聊家常的。

有一个阿姨一上车就开始说话,他都怕她累着,他刚要起身,就看见一个小傻子让了座。

他今天下班,又看见了那个小傻子,在车厢中间坐着,一张屏幕光映着的油乎乎的脸,对着手机傻乎乎的笑。

凌远看着他很亲切,走到他旁边坐下,小傻子不知道喷了什么香水,甜甜的。

过了一会甜味越来越浓,凌远嘟囔:“什么味啊,这么甜。”

小傻子听到了有了反应:“对,对不起……”

凌远也感到不对劲了,这他妈什么香水啊,分明是信息素。

“我是alpha……如果不介意,你能不能把你信息素……收一下。”凌远擦擦额头上的汗。

“对,对不起,我尽力了。”李熏然低下脑袋,他出门没带抑制剂,也没料到今天信息素会外漏的这么疯狂。

诡异,太他妈诡异了。

“吃了吗?”凌远突然问,到公交车上大概人也都变的一样,前一秒还在嘲讽聊天大妈,后一秒就这么想和眼前的人说会话。

“没……”李熏然也是惊了一会,对面这人衣冠楚楚,怎么也像早上的大妈一样这么喜欢聊家常。

凌远笑笑:“我也没。”

“那,那要不要一块去吃?”李熏然说完想抽自己嘴,哪有一见面了就请人吃饭的?李熏然,你就知道吃。

“好。”

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变态成双。

“我知道一家店的饺子特好吃,他那也有汤圆,今天是十五,就吃个汤圆吧……应该也很好吃。”

“好,”凌远说:“我对吃不太在行,都听你的。”

李熏然咬着自己的汤圆:“你说,有肉汤圆吗?”

“有肉粽,应该有肉汤圆吧。外面就是一皮,什么包不进去?”

“也是……肉粽好吃吗?”李熏然喝汤圆汤,忽闪着圆眼睛看凌远。

凌远被他这认真的样子逗得哭笑不得:“不好吃,又咸又甜,塞到湿乎乎的米饭里。”

“哦……”脸上闪过一丝惋惜。

凌远又闻到那股若有若无的香甜,他踢踢李熏然的皮鞋:“信息素……收收,饭店这么多人。”

李熏然拿圆眼睛瞪他:“没啊,我可老实了。”

凌远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勺子上躺着的汤圆:“你信息素,黑芝麻糊味儿的?!!”

李熏然赶紧咬了一口汤圆:“是啊?真的!我之前一直不知道这是什么味……”

“谢谢你啊。”李熏然一笑,凌远的脸立马泛上一层红。

“你热?那我陪你逛花灯吧!”

李熏然指着一只扎的狮子花灯:“这是狮子还是狗啊,忒他妈丑了。”

凌远动了动嘴。

“什么?你大声点!听不见!”

“我说啊,”凌远凑到他耳朵后面,“你介不介意改天让我尝尝,你这只小汤圆的味道?”

李熏然傻愣了一会,然后大喊:
“我是警察!抓流氓了啊!!!”

“李熏然那个熊孩子,怎么就是不回来了,打手机不接,办公室电话也不接。”李夫人叉着腰在客厅转悠。

“人民警察,为人民嘛!”李局长吃着汤圆。

“我给他安排相亲都没时间了。”

“急不得急不得,缘分说来就来啦!”

评论(17)
热度(148)
  1. 猪果是只大胖淘子猪果是只大胖淘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杂物

© 猪果是只大胖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