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凌李】等我遇见你 01

01  幻想相遇的时候 感慨我们等待了很久

李熏然很爱很爱赵启平。

因为赵启平是他亲哥。他俩是对双胞胎,从小走大街上被人当猴看的那种。

赵启平对此很苦恼,他本来就瘦,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像猴了。他一把抓过李熏然啃的甜筒:“别吃了!你看看!我们真的长得很像吗!?”

李熏然默默地舔了舔嘴,指着轿车玻璃上映出来的两张脸:“说实话,是挺像的。”

车窗的玻璃摇下来,一个小男孩捂着眼睛:“奶奶!妖怪!”

李熏然好不容易放个假,一口气睡到下午,趿拉着拖鞋去客厅喝水。

“然然?醒了?”李夫人招呼他过来。

“今晚你哥值班,不回来吃了。你没事就帮妈妈把饭给他送过去。”

“你做的什么呀?”李熏然闻了闻保温桶。

“麻辣香锅,你要不要先吃点再过去?”

李熏然挠挠满头卷毛,舔了舔嘴唇,“我和他一块吃吧。”

“赵医生好。”

“?”

“赵医生。”

“……”

“小赵啊,挺上进啊。”

“……谢,谢谢。”

李熏然拎着个保温桶在医院打转,一路上被无数次认成“赵医生”。他除了例行检查,很少来这里,并不是医院的常客。

赵启平刚刚从六院调到附院,不知道是不是一门心思想装个工作狂的模样,一个月让家里人送饭送了七八次。

对此他哥毫不愧疚:“你哥胃不好,经不起外面地沟油折腾。”

“堂堂附院,连个食堂都没有?之前我们队里小伙子住院都去那买,口味也可以啊。”

赵启平转转手中的中性笔:“哦,上次我买了根鸡腿,你猜怎么着——竖着一片鸡毛。”

赵启平草草扒了两口饭,托着腮看弟弟吃饭。吃饭大概也是一种艺术,有的人吃个饭粗鄙不堪,有的人却显得可爱无比。李熏然显然是后一种。

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像只小仓鼠。

赵启平身体不好是真的。两人早产,李局长又偏偏在外面出任务,天寒地冻,差点要了妈妈的命。

李局长风尘仆仆的赶回来,护士把赵启平抱到他跟前,“抱抱孩子吧,两斤四两。活不活的下来,看天命了。”

皱巴巴的赵启平像只小老鼠,嘴巴小的连奶都吃不了。当时家里还没有汽车,李局长骑着一辆摩托跑了半个城才买到一个比指甲盖还小的小勺子。

大咧咧地活了近三十年的李局长开始用大队奖励的黑皮本记录儿子的作息,半夜两点上好闹钟,用勺子给大儿子喂奶。

李夫人用手戳戳儿子们的小脸,怎么也没想到出院没几天两个小不点又双双发起了高烧。

李熏然身体壮一点点,烧还退的下去。赵启平的小脸憋的通红,连难受的哭的力气都没有。

李夫人急得哭,十个月前她也是个孩子。婆婆嫌她哭的晦气,把家里的医生亲戚都叫过来。

姑姑拍拍李夫人的肩膀:“孩子还没上户口,你看……”

李夫人没说话,紧紧的抱住赵启平。

李熏然的小手晃晃悠悠的伸过来,碰了碰哥哥的小脚丫。

赵启平第二天奇迹般的退了烧。

李夫人抱着这个失而复得的儿子,“祈平,启平。我的孩子,妈妈只祈求你平平安安的……妈妈叫你启平好不好?”

李熏然在一旁嘿嘿的笑。

小启平跟了妈妈姓赵,他不负众望的健康长大,还没成年就长到了一米八。

李熏然更争气,比哥哥还往上窜了两厘米。

赵启平觉得弟弟不应该比他高,拼了命的折腾头发。

赵启平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李熏然吓了一跳:“怎么了?你口水都喷我饭里边了。”

赵启平瞧了瞧李熏然抱着饭盒一脸惊慌,还不忘腾出一只手盖住饭盒生怕赵启平口水吐进来的傻样儿,摇了摇头:“我的傻弟弟呦。”

打发完赵启平,李熏然心满意足的拎着饭盒离开了哥哥办公室。

凌远出了办公室,看到走廊里有个低头玩手机的小伙子。现在的年轻人没个正儿八经走路的。

年轻人一抬头,凌远的心蓦然一紧。

“你是……”

李熏然恋恋不舍的抬起脑袋,又是一个和他打招呼的白大褂。

“李警官?”

李警官瞪大了他那双和赵启平六分相似的圆圆鹿眼。

咦,他怎么知道的?

释迦摩尼曰,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中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

凌远和李熏然都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者,头一次觉得这些玄乎东西,是有那么一点道理的。

评论(40)
热度(157)
  1. 猪果是只大胖淘子猪果是只大胖淘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杂物

© 猪果是只大胖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