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凌李】小情歌 20(abo生子)

※ABO设定,不喜勿入

※对不起又拖了´_>`爆了字数

20

凌远打开家门,家里静悄悄。

他回卧室换衣服,卧室门半开,床上一大一小两个团子相拥入眠。

他蹑手蹑脚走过去,把俩人分开,李熏然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确定是没什么攻击力的凌远,一歪头又昏死过去。

“小狗蛋,起床喽。”他抱起小团子,比他想象中的轻一点,小孩估计是随了李熏然,大了绝对又是精瘦的一条干。

狗蛋听见他的声音,非常抗拒的紧闭双眼。

“吃饭了。”凌远轻轻地在她耳边说。

“凌叔叔,”小团子终于说了话,“我就睡一会,再睡一会。”

凌远叹了口气,把她重新放在李熏然旁边,“那我再去把菜炒了,待会叫你可不许赖床。”

李熏然感觉有东西进了自己的被子,踹了踹。凌远拍他的腿:“干嘛呢!自己家闺女都不要了?”

李熏然又拿腿勾勾在床沿上的狗蛋。

凌远转身入了厨房,狗蛋这两天嚷嚷着要吃可乐鸡翅,他上网搜了搜菜谱,并不难做。

他炸着鸡翅,抽油烟机声音有点大,他突然听到了类似开门的声音。

“谁?”

四目相对,和李熏然一模一样的、又因为不再年轻,悄悄有些耷的眼睛。

“……阿姨”凌远有些不好意思。

李夫人更不好意思,李熏然那个熊孩子又没说今晚凌远在这,自己还给他爷俩做了饭,多一个人也不知道够不够。

“您,您先坐,我煎着鸡翅,快要糊了。”

李夫人去了趟卧室,看见床上熟睡的两个人,叹了口气。

“小凌啊……”

凌远一转头,又吓了他一跳。

之前在医院,后来又去李家吃了几次饭,李夫人对凌远的印象不错。

“熏然说他不太舒服?”

“是啊,有点低烧,没什么大问题,明天应该就能退烧了。”

“你说这孩子遇到你,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把他,我也就放心了。”

凌远把乐可倒进锅里:“这是什么话,我的家庭情况,您也了解……我渴望一个家,他们是我的家人。”

“还有我那孙女……熏然那事,你也知道,怪他也没用。希望你别嫌弃她,如果以后……我和他爸爸带孩子,也是可以的。”

凌远突然紧张:“别别别,狗蛋这孩子很好,很懂事,我喜欢这个孩子。”

李夫人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

“凌叔叔,我的鸡翅还没做好啊?”狗蛋把厨房门拉开,“奶奶?你怎么来了?”

“我怕你爸爸那样,不能给你做饭,你又要吃泡面了。多吃那东西不健康,知道吗?”

狗蛋嘿嘿两声,转头去抱凌远大腿。

“不能吃,要全没收。”赢得丈母娘的好感很重要。

“你怎么也成帮腔的了。”狗蛋不满,轻轻锤了凌远的腰,“写作业去了,不跟你们玩儿!”

“你是喜欢这个孩子,我也知道你是真心对她好。可是喜欢又有什么用呢?”李夫人眼圈有些红,“以后开始过日子了总不能一直……我和熏然他爸商量过,你俩平常工作这么忙,孩子在我们这,我们也放心。”

“其实……”凌远犹豫,要不要把真相告诉她?

“妈,”李熏然打开厨房门,“您来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也不叫我起来。”

“哎呦我的祖宗,你怎么出来了?”李夫人拍拍李熏然的胳膊,“什么天儿?半截袖都穿上了?”

“早就退烧了,狗蛋叫你,你快去看看她。”

李夫人小跑出去,李熏然终于抬眼看凌远,小心翼翼。

凌远叹了口气:“跟你妈说说,这种问题,根本没有必要讨论。”

李熏然点点头。

凌远不放心李熏然,晚上执意留在这。

他洗完澡听见狗蛋还在屋里扑棱,敲敲门:“怎么还不睡。”

房间里一下没了声音。

凌远有些狐疑,又敲了敲门,“我进去了?”

没有回应,凌远推开门。床头开着小夜灯,狗蛋在装睡,紧闭着眼睛。

“装睡也不是这样装的……”凌远拉开小被子,“欢不欢迎叔叔?”

狗蛋一下抱住他。

“奶奶说的是真的吗?你要是和爸爸结婚,真的会不要我了?”

“傻孩子。”凌远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笑。

“我不傻,”狗蛋脸上挂着泪,让人心疼的想抱抱她,而凌远也就真的这么做了,“大人们的事,我又不是一窍不通,你们给我的提示,我也都清楚……凌叔叔,我很喜欢你,我不想离开你。”

凌远给她顺头发,“怎么可能会不要你?我甚至想过,你要是不结婚,就要在我身边待一辈子。”

小姑娘破涕而笑:“我就知道。”

哭是一件很费体力的事情,没过两分钟狗蛋就靠在凌远怀里睡着了。

不知道梦见了什么,突然喊了一声“爸爸”

凌远心一紧,在她额头烙下一个吻。

祝你明天会开心,每天都会开心,

我的女儿。

评论(32)
热度(137)
  1. 猪果是只大胖淘子猪果是只大胖淘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杂物

© 猪果是只大胖淘子 | Powered by LOFTER